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采集父亲张光斗历史资料中的一些感悟 -张美怡  

2012-09-06 02:2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我原是个懒得动笔的人,近两年来在清华园子弟网上贴过几篇关于父亲张光斗的文章,写文最初的动力是面对近年来在“黄张对立”的炒作中刮起的诋毁父亲人格和否定父亲人生的风波,想表达自己对父亲的一种支持。在参与采集父亲历史材料的过程中,接触到中国早期留学生史料,从抗战时期开始的水利电力工程发展史料,和中国高等工程教育发展等各方面的史料,认识到协助记录父辈历史资料是我们这代人的社会责任。我也认识到“黄张对立”的炒作反应出的是当前社会上的一种不正之风。意识到在中国几十年的政治运动时代写下的记录文章,和至今很多作者依然延续政治斗争思维方式写的文章中有大量不真实的记录,需要我们采集第一手史料去核实和纠正。写下这篇感悟,欢迎大家指正。

****

我们父辈的人生旅途反映了中国三,四十年代的留学史,以及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科技和工业发展的一个侧影。协助采集和整理父辈历史材料对记录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科技和工业发展史很有意义,是我们这一代人应尽的一份社会责任.

2011年以来,我应邀志愿参加了采集我父亲历史资料的工作,走访了国内外多个父亲早年生活,学习和工作的地方,采集到大量第一手材料。我在上海交大,清华大学,西安交大等档案馆采集到父亲从小学到清华留美公费生的大量史料。尤其上海交大档案馆实现了电子档案管理,查阅快捷方便。而到父亲在美国读书的哈佛大学和加州伯克利大学采集史料需提供父亲本人签字的委托书。如果父辈已过世,需要提供律师信,证明本人已过世,并证明查询资料人和本人的亲属关系。国外学业材料的采集也可以通过和学校有关部门通信完成。台湾国史馆保存了父亲在1943-1945年间,作为资源委员会选派的“三一学社”成员赴美实习的史料。清华大学档案馆保存了大量父亲写的工作汇报。父亲从1934年考取清华留美公费生后,赴美留学前的国内水利工地实习开始,就养成了对参加过的重要会议,工地实习和考察写工作汇报的习惯,一直坚持到90多岁。这些工作汇报记录了父亲在各个不同年代的学术思想。采集父亲设计的各水利工程的原始图纸签名,各工程研讨会议上发言和书面建议等其他资料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但我了解到水利部,工程局,水库管理处等都保存了大量原始资料。

采集史料过程中,我认识到采集整理父亲的历史材料从某种意义上也是给记录中国现代高等工程教育和水电工程发展史提供资料。而对采集第一手材料和认真核实材料的重要性却是经历“黄张对立”的炒作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举一个小例子。近年来很多诋毁我父亲人格的文章都引用曾昭奋2001年采访黄万里先生的文章 “江河万里-记水利专家黄万里作为第一手证据(原文可在网上查到)文中提到的我父亲当年对三门峡工程的观点是需要从水利部保存的三门峡工程论证会议记录和其他当时的史料上查证的,不能作为历史证据,我个人也没有评论的立场。但有一件事我是可以作证的。曾昭奋在文中说“我于清华九十周年大庆之后,万里先生九十寿辰之前,两次登门拜望了他(按:指黄先生)”。“记得在记谈快结束时,万里先生递给我一页他最近收到的剪报。这是法新社的一则电讯:北京清华大学╳╳╳教授,在国外某机场登机时被阻。他未理清旅馆的帐目。结果,在机场把欠帐结清之后,改乘下一班飞机”。“我说:‘他年纪太大了,可能是一时糊涂忘了结帐……。’万里先生说:‘不,他这样是第二回了。’”。曾昭奋在文中明确提示,这位教授就是我父亲张光斗。曾昭奋采访黄先生的时间是2001年夏天,我经过多方认真查证,我父亲最后一次出国是1997年,赴英国爱丁堡参加国际工程技术科学院理事会第12届会议,随后还访问了西班牙,那时父亲已85岁高龄了。而且我父亲2000年底去三峡工地后得了肺炎住院,随后多次生病住院医治,在国内也很少出差了曾昭奋就住在清华园,当时去水利系核实一下事实只是举手之劳,但他却没有做。可想而知,在中国几十年的政治运动时代写下的记录文章,和至今很多作者依然延续政治斗争思维方式写的文章中会有多少不真实的记录,这些都需要我们采集第一手史料去核实和纠正的。

我要强调的是黄万里先生早年反对三门峡建坝方案,他的正确意见未得到重视,后来还在政治上受到迫害,值得人们尊敬,也举双手支持对黄先生精神的颂扬。但我认为,现在很多文章中评论大型水利工程中,完全不顾学术和工程问题的复杂性,也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国情,简单的以”正义“和”邪恶“来划分水利工作者,在媒体网络上广泛宣传,这样的做法是完全不科学和不正确的,是误导民众的,也是对当事人极其不负责任的。老百姓并不知道水利也分很多不同的专业。例如清华大学水利系黄万里是水文,治河和泥沙专家;夏震寰是水利学,泥沙专家;陈樑生是土力学专家;我父亲是水工结构专业等等。专业不同,职责也不同,看问题的侧重点也不同。国内外每一个大型水利工程都要请地质,水文,泥沙,水利工程等各个专业的专家一起论证。而众所周知,“生态环保”,“治水”和“能源需求”在各国都是这些领域的专家们争论最激烈的课题。论证会兼顾生态,环保,能源需要,民生,治水等等许多方面做综合考虑,最后由国家政府有关部门做出最后抉择,工程技术人员执行决定,各国都如此。例如成立于1933年的美国坦河流域局大萧条时代美国罗斯福总统规划专责的解决美国田纳西河谷问题的机,是整体规划水土保持、粮食生产、水库、发电、交通等,创新为地理导向的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机构,获得很大的成功,经营至今

而实事求是的评价父辈的人生也很重要。科技工作者对科技和工程技术的认知是受历史环境局限的,是不断发展和提高的,包括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每一位学者专家都有认知局限性,也都可能犯错误,没有一个人的学术观点是完全正确的,科技发展就是建立在学术争论的基础之上。以学术观点来划分“正义”和“邪恶”的社会现象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而且延续至今。在西方国家没有任何科技工作者由于学术观点和所作的工程遭受政治迫害,或社会舆论攻击的现象。在这一点上我父亲描述得很形象,他说,“在中国社会,说一个人好就捧到天上去,说一个人坏就踩在脚底下,这种现象很不好”。父亲还说,无论外界对他“捧”或是“贬”,自己都要有自知之明。

我们父辈这一代人基于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一辈子忍辱负重,为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和科技发展贡献一生。而采集第一手资料,事实求实的记录父辈的生平是我们这代人应尽的历史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2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