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童蔚博客选登  

2012-04-18 10:46:17|  分类: 身边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实而厚重的圣诞礼物!2011年12月24日 星期六 14:24

耗时三年的三卷巨制《清华名师风采》(文科)(理科)(工科)终于出笼了。据说,出版过程极为纠结,我以为要无限期推延,没想,在这清华百年校庆的尾翼,终于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回,是史际平主要出点子,周文业主要编辑、陶中源、周广业、胡康健参与策划、通联等等,于一个“互联网编辑部”完成了这部卷帙浩繁的工程。由山东画报社出版、孙立哲的华章公司承重印发。而参写者,依然是清华名师的后人。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什么经,这回说的,该是经典之经。拿起状如砖头重的一册,果不其然,如单田芳所言,“有骆驼不吹牛!”。因其父辈的才智与努力,他们是这世上当之无愧的大学者,那么写和怎样写,似乎不是第一位的要事。尽管如此,编者周文业,到底还是给了这部书很仔细的规制:其一,强调老照片;其二,有简述和年表;其三有生平地图。这样一来,各家各户都像穿上了一种比较现代的制服。又则,何为名师、何人入选又定下很详细的筛选条例。诸如,生不立传,等等。这里,似乎不必一一列举书中的详情,犹如不必过多地剧透。记得,12月18日首发式上,汪蕙教授讲,这书真的很有味道!(大意如此)我完全同意。风采一书似有一种引人“淘”史料的诱导,遇到对“老物件”感兴趣的人,更可读出其中的滋味。

会上,我挨着吴晗的外甥女坐,她好像有好多的故事还没写,似乎也不能写,于是时不时跟我聊几句。那边还有黄万里的儿子,用打油体(或曰古诗对仗)讲了文革抄家的一则趣闻。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试图复原父辈的品质与精神,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又是勉为其难的知难而进。要说之前的那本《家在清华》,是一块砖石(我其实很喜欢,有亲切感),这次则是垒起城堡式的建筑。一些关于这部书的想法拟写别处。这里想说的是,我是个审题不严的学生,没有意识到是要竭力搜罗老照片,不知要父亲各阶段的单人半身像(好像没人告知,还是我忽略了~~),于是不少有意思的图片,没能纳入。

当我看到刘自强阿姨提供的照片,有他们夫妇和我父母在新林院的合影,真的!几乎泪流满面了,人家给了我们如此之惊喜而我由于不明,没有回馈,真惭愧!文字方面,为了这次记述,我专门把父亲所带的硕士、博士生的情况及论文题目都搞清楚了,但是书出了,才发现全都没收入,只写带了几位硕、博。面对着那些数字,感觉冷漠。这样一来,对于我那极度热衷教育的老父亲来说,真少了一大块。更有意思的是,发现有些老先生就有弟子详情。咳,不是我没想到,而是没能如期呈现,但愿我父亲的学生能够谅解我的一片苦心。盼望将来再版时,一定要补救。

先写这点。

记忆,只记得越来越远的距离2012年01月16日 星期一 15:57

——简评《清华名师风采》

热衷教育史的读者现在有了一个天赐良机:长达两千余页,分文、理、工三卷本的《清华名师风采》历经三年编撰,终于在“清华百年”——2011年岁末问世。这部书其特点之一,属于比较典型的民间写作。一百多名作者、包括五位编者,都是清华的亲属、名师的后人。因此有人戏称,这是一次翻箱倒柜式的记忆梳理,从而展现给世人其父辈的光辉遗痕。当笔者展读书卷,感觉就像进入一个类似大家庭的布局与谱系——具有时空的纵深感,大量的图片和简洁的文字扑面而来,一簇簇家族树丛引导我快速地了解,诸如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朱自清、闻一多这样的学问家,祖上是何方归属、在何地求学、在清华的贡献、居住何处,其师长友人亲属又是怎样的人,我想,这简直就像耸立于纸面上的陈列馆,其可贵之处,在于将历史人物的素材原汁原味地展现,较少观念先行,注重展示时间流逝过程中的“老物件”。这也许是民间写作的一个特点。本书的另一点是,编者周文业等人除了是清华子弟还是科学工作者,在大量素材的基础上为每一位名师辅以年表、生平地图及人生示意图,便于读者迅速查阅,还可以观察到名师之间的数字化对比,其实数字,不仅仅是单纯的数字,也承载着学人不凡的心智容量。

-

笔者以为,这是一部开放的书,期待读者自 由地品味“清华文化”。因为,没有什么比一本甚丰厚的史料性书籍,更利于阅后得出自己的看法。以这样的视角阅读,你将会发现:近百年前在清华园里发生的平常事,放在今天,则是不可思议的:人们很难相信,一个在天 安 门广场领导五 四 运 动的学生——罗家伦,30岁出头当上了清华的第一任校长,这位“初出茅庐者”,上任伊始就开风气之先,招收女生、落成了清华的四大建筑:生物馆、气象台、扩建图书馆和明斋宿舍。而他倡导的,建设与各系相关联的研究所的方式,后来在教育体制走了一段弯路后,再次回归时——就不仅仅是我们所说的与西方的教育模式相接轨,其实也是与曾经有过的清华传统再次对接。如罗家伦所言:“罗致良好教师,是大学校长第一责任”;“我心里最满意的乃是我手上组织成功的教学集团”,这应是教育管理者熟知的名言。然而,如此有建树的校长,因其作风专断、不尊重群众意见,还是被师生组织的“驱罗”运动,赶下了台。校长的席位只坐了两年。可见当时的清华园,严谨的是学风,校风颇为宽松。乃至后来的梅贻琦校长,做了17年校长,笑谈曰:“大家倒这个,倒那个,就是没有人愿意倒梅(霉)”。

-

梅校长以寡言实干著称,在其一生中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对位效应”,即:他长期担任这边的清华校长,并且创办了台湾的清华大学,任校长。如果读者参见书中梅先生早年留美时,用镜子折射原理拍摄的照片——“五个梅贻琦”,当能领悟到梅校长的内心世界,是如此多重而又统摄于一个生命焦点,那就是——办教育!书中所载,他临死前携带身边一个封存的手提包,后人在他去世后打开发现,那是他保管到最后一刻的清华基金的账目,每一笔支出,都确凿无疑。笔者还进一步了解到,梅先生提出的“教授治校”和他倡导的教育理念:“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也,有大师谓也”。的确,所谓的大师,大约如“五个梅贻琦”影像的内涵——如梁启超先生,在清华任教的同时,每年著书立说30余万字、到各地宣讲理念,短暂的一生构建1400万字的著作库。这样的清华教授,于那个时代出现了短暂的共存共生现象——清华 国学院的四大导师: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赵元任,就是一次难得的大师汇聚,从而碰撞出了群星璀璨的能量;所谓的大师,不仅惠顾于自己的弟子门徒、本专业者,亦超出学院藩篱以统领精神的制高点,辐射 出巨大的热量,从而影响到整个社会、民族精神的兴衰。他们是学者,亦是思想家。按照这样的思绪,笔者延读至第二、三卷,清华名师的成就,就只能聚集在理工科范畴。不可否认的是,1952年院系调整后,缺失的部分会以另一种方式更集中地补偿;恰如树木被砍伐后,假如根部犹存,其所余枝脉反而会迅猛地延伸。

-

如果说,时间最终指向了记忆的消失,那么,复原就是一种可贵而无奈的努力。本书作者所共同努力集聚起来的回顾,似乎不该被时光消磨殆尽,尤其那千余幅不可复得的历史遗照,散发出奇异的幽光与暗示——那曾经有过的,如此明确地呈现于眼前,我们用眼睛凝视那样的存在,我们今日聚合起来的记忆和影像,无意之间证明了,我们与祖、父辈的距离,不是接近,而是越来越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7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