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清华附小冰球队,战胜前苏联留学生冰球联队的小英雄—陶中源  

2011-07-02 20:10:39|  分类: 清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附小冰球队,战胜前苏联留学生冰球联队的小英雄—陶中源 - qhyzd - 家在清华
 
清华附小冰球队,战胜前苏联留学生冰球联队的小英雄—陶中源 - qhyzd - 家在清华
  
清华附小冰球队,战胜前苏联留学生冰球联队的小英雄—陶中源 - qhyzd - 家在清华
 

(前排左起:施壮飞,李午阳,吴持敏,万士昌,陶中源,后排左起:赵霞,黄自成,田俊启,孙泰来,周力,胡强)吴柳生教授拍摄

 

拿着这张有些退色的黑白照片,一群快乐的少年跃然眼前,一张张掩饰不住内心喜悦的笑脸,记录了一件有趣的往事。那是1958年,我12岁。
当年,清华大学冰球队是华北地区冠军,大学队冰球教练李文俊和附小的关培超老师在清华附小成立了少年冰球队。两位教练用对专业队的要求严格训练,精心调教我们,很快,我们这群顽童就成了冰球场上一支骁勇的战斗队了。海淀区体委给我们配置了全套护具,北京市少体校的教练也常常来训练我们,我们这些清华子弟兵更是越练越有劲,越打越认真,这群冰上的孩子,成了清华园的一景。每天我们在冰上的训练,总是能引来许多观众,到1958年,我们已经是成立3年的老球队了,在北京也小有名气了。我们还引起了一些成人队对我们的关注。
有一天,关老师告诉我们,八大学院的苏联留学生冰球联队星期天要和我们比赛。我们都很兴奋,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和成人队比赛过,更别说外国队了,而且八大学院联队水平不低,这对于我们少年队绝对是一个挑战。两位教练专门就这场比赛给我们开了分析会,还做了战术配合练习。
星期天,我们早早地在冰球场集合,开始了赛前准备,比赛的地点就在荷花池南边,零零阁西边坡下,1926级纪念亭边那片冰上。9点钟左右,先来了一支苏联女大学生组成的拉拉队,她们扛着几捆冰球杆,穿着五颜六色的冬装,一个个金发碧眼,人高马大,浩浩荡荡,往那儿一站,象一排五彩的屏风,在灰色的北京的冬天特别扎眼,马上引来了许多人,这片我们平常的训练场边这支奇怪的队伍,让好多人充满了好奇心。
10点,比赛正式开始,入场式就引起了一片笑声,两支队伍对比悬殊,留学生联队个个高大,英俊,他们漂亮鲜艳的运动服,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他们胸口最明亮的颜色正好对着我们的眼睛,晃得我们眼都睁不开,梳理整齐的浅色头发在阳光下闪光,白里透红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我们比他们几乎矮了一半,身高刚刚超过他们的腰,我们身穿紫红色底子,白色号码的运动衣,穿着比自己脚大的球刀,举着锯短的冰球杆,高昂着一个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激动得红红的小脸上是倔强的笑。当我们两队拉着对方的手,举着冰球杆滑进场,笑声,掌声一片。
我们上场的有赵霞,施壮飞,吴持敏,田俊启,万士昌,李午阳,周力,胡强,黄自成,还有我,教练是李先生和关老师。
开始比赛,留学生联队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守门员连护胸都不穿,只穿了护腿就上场了,他们之间说说笑笑的,有一个队员还哼着歌;我们可是认真有加,按照教练的意图,第一拨上场的五个队员象五只小兔子,“嗖”一下,迅速到位,开局,争球我们没有优势,联队仗着人高马大,上来就控制了球,可是田俊启从他们胳肢窝下穿过去,一下就把球断下,然后把球传给斜插上来的吴持敏,造成二打一的局面,使对方陷于被动,球很快逼近对方的球门,吴持敏大力挥杆,联队守门员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的球已经进了他们的球门,第一分得到了。联队所有队员都保持着进球瞬间的姿势楞住了,场上出现了一分钟的静默,也许他们没有想到那么快我们就得了第一分,可是这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我们可是信心倍增,在两位教练的巧妙指挥下,穿梭往来,交叉换位,留球回传,配合默契,我们五个一拨,五个一拨地轮流上场,在场上象五只旋转的走马灯,越打越猛,传球,射门,打得有摸有样,连连进球。有好几次,留学生联队组织进攻,他们绕到门后,下底传中,门前接应,发力攻门,我们的守门员施壮飞眼疾手快,把一个个险球用守门员球杆铲出去,用胳膊将飞来的高球挡出门外,守住了我们的球门。施壮飞这次比赛以后,得到了一个称号--钢门。联队队员攻门攻不进,我们的进攻他们的球门又防不住,他们越打越紧张,五人轮换时,他们个个汗流满面,阴陈着脸,嘴里还嘀里咕噜的,第一局还没有结束,联队守门员就把护胸穿带好了,唱歌的也不唱了,脸上没有了笑样,我们越打情绪越高涨,第一局我们就进了3个球,他们一球未进,岸边叫好声此起彼伏,就是没有听到他们漂亮的拉拉队的声音。第二局,第三局,我们越战越勇,配合的更好了,象五只走马灯,在球场上快乐迅速地旋转着。球场上空, 飞扬着响亮的俄语 和稚气的童声,是两个队在组织进攻中的相互呼应,球场上不时发出双方冰球杆碰撞的“喀喀”声,冰刀在阳光下闪着银光,急停时铲出的冰花四溅,双方都积极地打着配合。联队可能是因为我们太矮小,难对我们的动向做出判断,所以比赛始终被我们牵着走,疲于奔命,到第3局,我们已经11比0领先了,再看看他们,一个个脸都绿了,头发也因为出汗而粘在脑门上,更有一个联队队员急得大冬天把厚球衣都脱了,穿着单薄的海军衫上场了,后背的披风,在场上跑起来,好象一面小旗子,我们几个小伙伴凑到一起,坏笑着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他们一个球,他们终于进了一个球,如释重负,比赛以12比1结束,我们大获全胜。我们十几个孩子禁不住围着教练又叫又笑。
比赛完了我们才发现赛场边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议论纷纷,笑声阵阵,他们在为我们这些孩子加油助威,在谈论这场对比悬殊的比赛。拉拉队的苏联姑娘,后来也在为我们加油了。
八大院校联队到底是大人,比赛结束,虽然输了球,却仍然很有风度,他们摸着我们的头,拉着我们的手,直夸我们,“马拉才”(好样的)。拉拉队的姑娘还直亲我们,臊得我们脸都红了,直不好意思。
这场球赛,当时轰动了清华园周围的大,中,小,学校,我们自己也津津乐道了好久。
这张照片,就是在那次比赛以后不久拍的,看见了?胜利的笑容还挂在我们的脸上!
后来,我们清华附小冰球队中,施壮飞,吴持敏,黄自成和我是清华大学冰球队队员;我和赵霞,何解放进入了北京冰球队,参加过几次全国比赛。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少年队都已经都已年过60了,天南海北地难得碰头,可是,冰球仍然是我们大家的挚好。

                                                         

  评论这张
 
阅读(153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