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父亲的胸怀(-) -张美怡  

2011-02-17 07:20:45|  分类: 清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按:这是我第一次写父亲。读着相关的文章和文献,我体会着父亲那代知识分子的艰难人生,情绪激动,写文难以一气呵成。 我就写一段,发表一段吧。愿我的拙文能为建立健康和科学的学术风气添上一粒小小的沙子。也希望得到清华子弟的批评和建议。


 父亲从事的水利工程是一份责任大,风险高,精神压力很大的职业。父亲参与设计的水利工程又都是直接影响国计民生的大工程,在中国多年来政治干预工程技术的大环境下,父亲多次由于学术问题受到政治批判。50年代父亲因反对在黄河潼关建坝同苏联专家发生激烈争论,被批判为“反对学习苏联经验”,由于傅作义的支持才没有被打成右派,但入党预备期被延长了一年。在修建密云水库期间,父亲又因反对为了节省投资,抽掉大坝泄洪廊道内的钢筋等工程意见被批判为“专家路线”,反对“多快好省”。文革期间父亲的遭遇就不用说了。让人难以相信的是二零零零年以来父亲竟又成了某些反对三峡工程的个人和海外民运攻击的对象。父亲脾气倔犟,他爱管“闲事”、好批评人的“毛病”是 出了名的。我曾劝父亲说,你的压力这么大,能不能少管点“闲事”,少发表意见,少生气,注意身体。父亲说,我做事的原则是为老百姓的利益负责,不是为个人私利,心里坦荡荡,生气也不会伤害身体。而父亲面对荣誉时又总是说,我没什么本事,做的很少,人民给我的太多,当之有愧。


 我不懂水利,地质和环保,没有立场去评价三峡工程,也没有资格去评论父亲的学术观点及参与的各项工程。但随我人生阅历的增加及对父亲的人生经历更多的了解, 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父亲宽阔的胸怀,敬仰父亲的人生追求。父亲人生中的故事太多了,其中有几件我亲自见证的事让我感触至深。


 -)所谓“黄万里和张光斗对立”的风波

 

二零零零年初,戴晴发表了介绍黄万里先生当年反对建三门峡大坝的文章,其中把三门峡工程错误的主要责任指向张光斗,把父亲推上了风口浪尖。紧接着媒体和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引用戴晴观点的文章,将黄万里和张光斗对比, 然后一贬一褒,“最后上升到学风甚至道德的高度,涉及到政府和政治的层次,似乎张光斗和黄万里是一对完全对立的矛盾,一定要进行强烈的对比、尽情的褒贬、酣畅淋漓的责骂或者无限敬意的崇拜之后……方才罢休”。 而那时三门峡和三峡问题也成了海外民运的一个重要内容。继戴晴之后,郑义在海外出版了“XX之 毁灭”一书(我无法忍受此书的标题,拒绝读这本书,只看了两篇评论文章)。另一位民运人士高伐林以黄万里女儿访谈的形式在美国中文报刊和网络上也发表了多篇文章。他们把水利工程技术问题提高到治国的政治问题。黄万里先生被他们赋予“民族英雄”的桂冠。而父亲则被他们“抬上”三门峡和三峡工程决策人之一的 “高位”,被他们辱骂成一个畏惧权势,谋求个人名利地位,违背知识分子良心的败类。一正一反,黄万里和张光斗都被民运人士当成了反对中国领导的弹药。

 

这些舆论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父亲收到很多恐吓谩骂电话和信件。当时学校打算给父亲更换电话号码,并让小区门卫严格查看来访人士。面对这一切父亲却很平静,很坦然。他说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必换电话号码。据我所知父亲一直很敬佩水利系黄万里和施嘉炀两位先生的人品,这些媒体报道让我很疑惑,便向父亲询问他和黄万里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父亲说黄先生是个令人尊敬的人,一生正直,敢讲真话。他和黄先生之间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只是在中国水利工程建设和学术上有不同的见解。我说黄先生女儿在报刊上说黄万里曾上书中央状告父亲主张修建三峡大坝。父亲说黄先生性格激烈,喜欢骂人。父亲还说他参加黄先生90岁生日祝贺会时,黄先生的弟弟对他很友好,言外之意让我不要对黄万里的女儿有怨气。父亲还坦然接受媒体采访,公开表示对黄先生的尊敬,也讲述他和黄先生在中国水利工程建设上有不同看法。父亲的平静让我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我还和父亲开起了玩笑“爸,你现在成名人了。中国名人的一个标志就是会被造谣和谩 骂”。父亲听了哈哈大笑。

 

最近高伐林在北美华人网站上再次发文重谈黄万里反对建三峡大坝,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但这次气氛完全不同了,绝大多数参与讨论的人以尊重历史和科学的态度,引用了大量数据和事实,不带政治偏见的讨论三峡工程的历史,现状和未来展望。大家谈到三峡工程建设曾经过412位各行业的专家论证,很多专家提出尖锐的反对意见,这些支持和反对的辩论是健康和科学的。正是有这些学术争论和论证才能让三峡工程更多地考虑到可能出现的各方面的弊端,提高工程的质量,计划好未来的后续工程和建设。一些读者认为,人类所做的工程建设都是有利有弊,工程技术发展也是基于经验和实践,一开始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不同意见的讨论和论证让工程技术人员不断的改进和修正认识,科技才能发展和进步。一些人还指出把工程技术问题提高到政治问题来评论,以对三峡工程的反对或支持来划分正义和邪恶,把支持和参与三峡工程的技术负责人作为打击对象的做法是不公正的,是为了某种政治目的。

 

我认真地读了各种观点的讨论,感觉时代在进步,人们的认知观念在进步。国人在讨论科学技术问题时不再去和政治挂钩,持不同观点的人开始能够互相尊重,心平气和的讨论,令人欣慰。我还读到了转载的一位水利专业人士讲述父亲在参与三门峡工程时的历史。文中说“很多人都把三门峡工程归结到张光斗先生,这是不对的。 三门峡是苏联专家在列宁格勒设计的,不是张光斗先生设计的。 五十年代,傅作义作水利部长,陪同苏联专家考察黄河,筹建高坝大库。当时,傅作义还邀请了三个中国专家:张光斗(解放前任资源委员会水电总处总工),黄万里(解放前也已成名,多处任职),张含英(解放前任黄委会委员长)。苏联专家要在潼关建坝(潼关,就在渭河入口处)。黄万里先生完全反对建坝;张含英先生支持苏联专家;张光斗先生反对,并同苏联专家发生激烈争论,最后以张光斗被中方人员拉出会场告终,由于傅作义的支持才没有被打成右派。 后来,黄万里在文学作品中批评张含英,写的是“一位张先生”, 经常被大家误认为为张光斗。并描述说他们之间从那时起便有恩怨,这是误解。选定坝址在三门峡之后,还有著名的千人大会,黄万里先生和温善章(黄委会的,现仍为黄委会专家委员会顾问)奋起反对,终于被打成右派,这些情节大家都熟知。张光斗先生几次同我谈起此事,也十分佩服黄万里先生的风骨。张光斗也反对在三门峡修坝,但没有象黄万里先生那样强烈反对。就此,便把三门峡问题的所有责任都放在张光斗身上,是很不妥的“。

 

建国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以学术观点来划分政治立场,中国知识分子中形成了一种互相揭发,互相斗争和互相伤害的可悲风气。中国要进步,社会要发展,这种现象就必须改变。我认为即便是那些世界公认的有重大成就的科学家们,他们的知识水平和判断能力也都有局限性。要求一个科学家必须做到十全十美的观念,本身就是不科学的,不符合历史规律的。父亲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详细记载了他由于知识和经验不足在工程设计中犯过的一些错误以及吸取的经验教训,勇于承担责任。我要学习父亲的胸怀,正确对待那些对父亲的批评意见,让那些知识分子互相打击的不正之风在我们这一代不再延续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