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悼念陈小悦学长-程路  

2010-06-29 07:4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给家里通电话时哥哥程远告诉我他正准备去参加陈小悦的追思会.  他还通过skype翻给我看陈小悦年轻时跳高的照片。

几天来一种淡淡失落感环绕在心里不散. 读了陈小悦清华同班同学董阳的文章, 也勾起我在清华读书时和陈小悦有关的一些回忆.
1978年入学清华时和陈小悦一个系,他比我早一届入学,在7字班,  虽在不同专业, 也应是我学长. 五年寒窗, 没说过几句话, 但对我在清华校园生活影响挺大。第一次是在校火矩接力赛.

 入学没几天, 学校组织火炬接力赛,以系为单位组队,每队十人,三女七男。当接到系里的通知让我代表系里女生参加接力赛时的确有些惊奇。我小时候跑得不慢,曾在附小赛跑拿过名次,可那已是遥远的过去。也许系里有人记得小时的我?或只是随便挑的?我没仔细想,能为系里出点力还是蛮高兴的。

记得从接到通知到参赛时间很紧,系里都没时间把整个队聚在一起练。开赛那天晚上(西)大操场上灯火通明,操场外围满了各系的学生。那时的学生除过有77, 78入学的 两届,还有没毕业的工农兵学员。操场中间也聚集很多人,有裁判,各系领队。围着跑道飘着各系的旗子,旗下聚集着参赛的运动员。

各队在作最后赛前的准备,调整人员。每个参赛的要举着火炬跑四百米,围操场一圈。我跑女生第三棒,跑前两棒的是工农兵学员,其中一个是校队的,记得她外号小白猫。听带队老说我们系虽然不大,可很有希望拿第一,因为男生里有好几个校队的。

离开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场上的气氛也随着高涨,笑声喊声加上喇叭里传来的乐声, 好不热闹。我心里有除过参赛前的兴奋,还多一层紧张,记起当年跟附小校接力队出赛, 关键时曾掉过棒。为保险起见,我回头想看清接我棒的男生。可男生们根本还没站好队,挤在一团热热闹闹在说笑。于是我跟带队的老师说让他指给我。那位老师说他也不知道,转身朝男生喊:“喂,这女生想知道她的棒传给谁?”话音一落,那群男生停下说笑,呼啦转过身。

突然面对一群小伙子, 我觉得很尴尬,蹦出一句:“我是怕掉棒。” 其中的一个男生,宽宽的,中等个,好像是校排球队的,歪着头,双手抱在胸前:“是我。甭担心,到时你不给,我也跟你抢过来。”一伙人笑了。 接下我们站好队,准备开赛。一个高大的个子走到我身边:“别紧张,跑下来就行。”我抬头一看,是陈小悦。我听说他几经周折进清华的事,这会儿才意识到我们在一系。记得当时他身上斜挎着红绸带,跑最后一棒。我虽也在清华园里长大,不能说认识他,所有关于他的事都是听我哥哥用近于崇拜的口气说的,头次这么近见到不由有些紧张,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朝他笑了笑,不过心里轻松好多。

一声枪响,各系第一棒冲了出去。 操场内外顿时沸腾起来,喊声震天。跑第一棒的基本上是校队运动员在较量, 一圈下来,我们系名次不错,好像在第三,四。第二棒出去后,我站到起跑线上。各个系第二棒名女生陆续跑回来,第三棒从我身边冲了出去,却迟迟不见我们系那位。 我心里很急,瞪大了眼睛朝前方跑道望过,这时就见老远一个胖身影着朝这边摇晃过来,等近了,是我们系的!只见她见她张大着嘴,两腿艰难的挪动。

我心里冒出股火气:“天哪,系里怎么挑了这么一位?”等她晃到跟前,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火炬,窜了出去。那一瞬间听见边上人群:

“嘿,这个快!“

“加油啊!“

这时,我们系不但最后, 离倒数第二还有老大一段。我照着前边那个火炬亮点追了过去。我知道前面那个女生是电机系的,我们在静斋的宿舍是邻居。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她肯定没我跑得快!

 

前面的火点越来越近,当跑到近一半时, 我已能很清楚地看清她身影。 又过了约十几米, 我开始超她。这时从沸腾的人声中,我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加油。

“大概是我们班的。“一股兴奋涌上来,几步超过她,朝着下一个火炬追了过去, 还有几步就要追上时,终点到了。

手里的火矩一脱手,我顺着惯力跑几步,停下,气喘吁吁地冲着围过来的几个我们系的:“真窝囊,!差一点就又追上一个."
这时看见陈小悦在我身边,他微弯下身,用将让我听见的声音::"跑得不错." 然后转身回队。
我顿时觉得有些得意. 跟着几个女生去为男生助威.
到比賽结束, 我们系追到了第五, 六.
几天后, 我接到系里的通知, 让我去系里开会, 参加系学生会.
往系馆走的路上, 我下决心只参加几分钟的会, 告诉他们我不想参加学生会就回来. 从文革开始就失学, 好不容易从陕北拚回清华, 心中对书本知识的渴望可想而知. 课余时大多时间都在图书馆内中渡过.  另外,过去多少年都在家庭出身问题的阴影下,对政治学习和开会一直心里抵触,能躲就躲。


学生会在系馆二楼, 门半开着, 里面坐满人, 有老师, 有学生, 挺热闹. 我尽量轻地溜了进去, 还是招来注意的眼光. "新学生会成员, 欢迎。"
我红着脸,定在那儿, 有人推过把椅子给我。

桌子边上坐着位戴黑边眼镜的,是系里兼管学生会的老师,他笑眯眯叫我的名字:“系里准备让你当女生体育委员。“

:"我不想参加学生会。“大概是说得太直冲,房间里一下静了下来。

接下来我声儿低多了:“怕耽误学习。”

身后传来个声音:“不会耽误你学习的。“我回头一看,是陈小悦。

“到时你就来。。。坐一下就行。“记得他微笑了一下,好象能看懂我的心事。

“那好吧。“不知是由于他诚恳的语气还是出于对他的尊敬, 我一口答应下来。

 

自那之后, 我在系学生会当上女生体育委员,直到快毕业。的确如陈小悦说的,学生会工作并没有耽误我的学习,反而通过组织女生的体育活动,交了很多好朋友。

 

在系学生会并没和陈小悦共事多少,他很快就去了校学生会。那时校操场上总能见到他那矫健的身影,偶尔在路上碰见他总是笑笑,点下头。毕业后几乎再没见到他,再次听到却是他病重的消息。

 

我想陈小悦是一个近于完美的人。他的为人处世,对事业的追求, 成功, 都达到我们中间很多望尘莫及的完美。 这里除过有他本人不停的奋斗,努力,还有天赋。他走后,在我们这些人心里留下的空缺是无法补的。但在伤心之余,也应为在我们这代中有这样一位优秀的人而骄傲, Let‘s celebrate  his life.!

 

望陈小悦一路走好, 天国的那边也一定是完美的。

 

 

程路

 

2010, 6月

于英国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