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曲折的思想成长过程……陈小悦(预64级)  

2010-06-23 07: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文化大革命前12年完成幼儿园、小学、中学的教育,成长是顺利的。那时候的教育德智体全面发展,目标很清楚。记得小学生守则,中学生守则明明白地写着培养规范,在长期的培养和熏陶下,好的道德品德就变成了基本素质。比如汽车让座,不需要什么思想斗争,甚至不需要想,是很自然的事儿。

在我的印象中,当时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往往是从语文、历史这些课程中体现出来的。我觉得这些课特别能激发人的感情,虽然到高三我决定学理工,但还是很爱看文史书籍。

高中时代学校持全面发展的观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知识结构是全面的。我觉得学习的过程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受罪的过程。我参加了各种课外小组,扩大了知识面。而且觉得科学是有兴趣的。②强调基本训练,基本功训练很扎实。十几年后参加高考还可以,是与那时的训练有关的。③老师很注意教给一些分析问题的基本方法。我感到自己的高中时代在成长的道路上是一个飞跃,上了一个台阶,老师由灌输到启发,使我们有了初步的分析问题能力。我体会到要掌握基本的科学方法,这是很重要的,长期训练就变成一个基本素质。④强调能力提高,强调综合能力。理化强调实验,外语也搞得好。外语基础打得好,到大学就轻松一些。⑤体育锻炼抓得好,我是运动员。一到比赛阶段思想负担很重,学习没心思,运动量太大,对身体锻炼也有害处,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当时也提倡科学锻炼,但在“左”的思潮影响下,我们那时有些过度。后来在十几年过程中,我能够承受艰苦环境下的锻炼,身体好起了很大的作用。⑥通读毛选四卷,思想收获很大。

“文革”开始后,好人变成坏人,平时形成的观念忽然全错了,一下子思想陷入混乱。个人家庭也都受到冲击,感到很有压力。我在学习上养成了一种习惯。不理解的就很难接受下来,就一定要想办法弄明白。“文革”中我感到现实与思想理论的矛盾统一不起来。高中时候读《史记》,司马迁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文革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在大串联中开阔了眼界,学习了马列主义,目的是尽量把现实与思想统一起来,因为我当时是首先怀疑自己的思想感情,想通过从理论搞清问题,解决思想问题。

为了跟上瞬息万变的形势,弄清楚一些问题,我开始到马列著作中找答案。《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政治经济学批评》等等。慢慢思想上有了看法。感到社会发展中起决定作用的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需要对社会存在进行观察和研究。马克思研究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全过程,并做了具体的描述,我们要理解当前的问题,要看《德意志意识形态》、《资本论》,但理论本身是否能够作为判断走非的标准呢?我还想对社会进行一番调查,热情比较高。但我看到的“文革”中的现实与理论老是统一不起来,那么问题在哪里呢?我感到必须找到立足点,是非要有标准,理论、支点,否则就是虚无缥缈的。但我又觉得自己社会科学知识不够,要把问题搞明白是不可能的,还得从基本问题入手。

我学唯物主义有两点启发很大:①人的思想是否具有客观真理性,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要由实践来证明。实践又有个人的,阶级的。实践不同,看法不同。判断真理,要有客观标准,不能凭主观看法。②马列主义有一个基本观点,人民群众的活动是推动历史的动力,于是我找到了立足点,判断真理和标准,应该是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是判断是非的标准。去插队前头脑里模糊形成了一些概念,有了一个支点。

我插队在陕西延川县。这里人少,开发晚,约一百年前回民起义时,村子里的人几乎被杀光了。到那以后,由于学生之间的矛盾、农民之间的矛盾交织在一起,有一段时间意志很消沉。唯心主义的东西也出现过,我曾对宗教发生兴趣。基督教、佛教、道教、《庄子》都看看,《齐物论》、《逍遥游》看了很受启发,但越看越消沉,不过排除也快,看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寄托苦闷。我很快从宗教迷信中挣脱出来。是中学教育在起作用。

在这里,我听到当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只有3万人,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中保持向上的精神,中华民族的精华集中在这里。共产党用落后的装备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因为他们代表了全国人民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和方向。谁是谁非?历史终究做出了选择。标准就是人民的利益和愿望。

开始学《资本论》的时候感觉失望,以为可以找到结论和答案,而事实上它不可能提供现成的结论。而是用深刻的方法对现实进行分析,在农村插队期间,有几次招工,因我出身不好,未能被招收。后来有一次机会,我到了延安无线电厂,在那里呆了六年多。

我带着思想矛盾进农村,问题没有解决,没找到出路,就离开农村,当工人去了。跟农民在一起,感到一天过得很充实,很踏实,干十几小时,吃饱了倒头就睡,没有一点空虚的感觉。可是工厂里工人不干活,闲着难受,上班聊天,打牌,风气很坏。在这种情况下,我给自己订了三条标准:要乐观,不要悲观;要积极,不要消极;要科学,不要迷信。开展“批林批孔”时,我参加了工人理论组,抱着学习态度,起个文化顾问的作用。我感到“批林批孔”应该批“左”,可当时却批“右”,不能理解,思想依然苦闷,但这时我对自己开始有点自信了,我不再怀疑自己的思想感情与理论认识,而是怀疑现实了。现在想文化革命初期写的大字报,很多是不负责任的,是很幼稚的。作为个人思想成长的过程是不应回避的,倒是这促使自己思想逐步深化。我看了《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想了自己十多年的经历,看看奠基人对唯物主义坚定不移的信念,我从列宁那里得到很大的鼓励。我认真清理自己的经历、思想,所见所闻,认识到只有唯物主义是正确的,是必须坚持的,于是我又向这个方向摆过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社会实践和读书这两条是不可缺少的。

有的人,即便非常有判断力,有明确的爱憎好恶,但自己信仰的东西不能毫无隐瞒地说出来。而共产党人却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经过“文革”,我们这种年龄的人都变得成熟起来了。

我通过自己的经历体会到在学习上不应太片面,要了解社会,不然马列主义是学不懂的。现在的大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强,本能地也怀疑一些东西,但缺点是有些基本品质不具备,没变成基本素质。对现在的学生进行思想教育,如果不能讲得很深刻、具体、有说服力,他们是不能接受的。不像我们那时首先相信领导老师讲得一定是对的。前提就是对的。“文革”前的教育的确给了我很多基本的东西,因此克服消极的东西比较容易,也很难适应打、砸、抢和撒谎等行为。

科学的动力不是来自科学本身,而是来自社会,科学的目的也不是科学本身,而是人类社会。社会还调节着科研的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了解社会,很难成为一个出色的科学家或者工程技术人员,尤其是后者,因为后者与社会,特别是与生产实践往往结合得更为紧密。但科学毕竟有自身的规律性,而且当代的科学技术发展很快,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提供了从未有过的强大推动力,特别是自然科学的发展使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大大深化了,而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相互渗透,使社会科学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正因为如此,人类对于世界上统一性认识,对于人类有可能从根本上来把握世界和人类社会自身的信心才更加坚定了。我认为中学教育很难使中学生对于“实践是检验认识的真理性的唯一标准”这样深刻的哲学命题有真正的理解,但仅仅满足于让中学生背哲学条条也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正是高考的弊病之一。应该使中学生有更丰富的历史知识,那是几千年来,我们祖先的丰富的实践活动的记录。没有对历史概貌的了解,任何一个人很难真正在自己的头脑中建立起很完整的是非利害功过的评价体系,也就是所谓价值观念体系,这样的学生很难有很强的分析与实践能力,所以,我感到,文化大革命的经历(包括我犯过的各种错误),农村插队的经历,工厂的经历,都有助于我对社会,对于人民,从而对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完整的了解,这种了解,对于自然科学的学习,也是很有帮助的。我的能力不强,只不过比较刻苦一些,另外我相信只要掌握了正确的方法,任何一门理论总走可以学懂的,因此,我在大学以及研究生阶段的学习也都还比较主动。我相信德、智、体全面发展,自己也努力按这个方向去做。三十几岁念大学有很多困难,但因为坚持了这个方向。因此得益不浅。在坚持德智体全面发展这个教育的基本问题上,我感到清华附中、清华大学始终是很明确的,教育出来的学生无论到了什么环境里都很争气,很少给学校丢脸。求真、求实。奋发向上的精神是一个科学工作者必备的品质,中学教育是这一品质培养的关键阶段。

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