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回忆陈小悦老师—陈文斌  

2010-05-17 06:4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老师2000年直博生(2005年毕业)

现工作单位为江苏省江阴市行政服务中心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我的博士导师陈小悦教授可说是一狂狷之士,狂于为学,狷于为人。

作为我国财务会计界学术巨擘,陈老师对国内外各种研究相当熟稔,但其治学方法与一般学者却有很大不同。他既竭力倡导实证研究,又一直力图超越实证研究;他以财务会计名家,却始终专注于理论模型,试图摘取金融学乃至整个经济学领域最耀眼的那颗明珠。陈老师对于资本结构和资产定价理论的兴趣或者说痴迷,他门下的每一名弟子都不会陌生。他的研究发现对学术界足以有石破天惊的震撼,根据模型所得的数值计算结果与美国资本市场历史数据又是如此地若合符节,所以他对于自己在理论研究中应有的贡献和地位坚信不疑。记得在博士论文开题时,陈老师讲过一个瞎子爬山的故事,他希望每一名弟子都能追随自己,如瞎子爬山一般,即使不知路在何处,但凭着拐杖敲击,决意摸索着往高处走,就必定能有一番作为。如今斯人已逝,面对恩师未竟的事业,我辈弟子却大多只能徒呼奈何,这不得不说是莫大遗憾甚至是惭愧了!

很多弟子跟我一样,对陈老师抱有一种敬畏之情。这两年来,尽管他已身患绝症,但要拿起手机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竟然都颇觉踌躇。在感情上,陈老师不是善于表达的人。对于社会的丑恶面,他嫉恶如仇,但从不需要过多的豪言壮语;对于自己的弟子,他呵护有加,但跟他通电话,往往是一句“哈,你好啊”之后,就少有嘘寒问暖;甚至面对死神的威胁,他都那么从容,在手术之前不发一言,不设一问。如果说“刚毅木讷近仁”,生活中的陈老师几近于是。

陈老师学术功底深厚,课也讲得好,各地慕名邀讲者甚众,但是他更喜欢在清华和会计学院给学生授课,很少外出。陈老师曾说他祖上官居大理太守,而他时任北京国家会计学院院长,行政级别正好相当。要说当官,这也不是小官了,但他很少花时间于应酬。他的闲暇时间,大部分是和弟子一起度过的,讨论学术、体育运动,还有聚餐。能够得到陈老师征召一起爬山,弟子们往往引以为荣。我们最初跟着他爬北京香山,快的话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山顶。他曾经说要带领弟子们登遍北京附近所有的山,可是我此后除了跟他去登过一次阳台山,就再也没有去过别处了。转眼之间,我入师门已经十年,离开陈老师也已经五年。在学五年期间,有多少次战战兢兢地去敲他办公室门,有多少次风风火火地跟他去爬香山,又有多少次热热闹闹地围坐一起吃小肥羊?已经记不清了。现在,眼前浮现的只有他那高大的身影和永远挺拔的身姿,耳中回响的只是他咳嗽的声和爽朗的笑。

人生无常,相聚不再!就算弟子们再不能接受,陈老师是真的已经远去了!言有尽而思无穷,谨以七言一首,诉不完对恩师无尽的哀思!

 十年弹指一挥间,

言传身教在眼前。

先生汲汲老骥志,

弟子惶惶青蝇勉。

可恨天公偏不公,

孰料人杰无永年。

而今漫漫世间路,

数武跃后附谁边?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