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清清爽爽一华章 ——怀念陈小悦教授( 屈年增(经管博0))  

2010-05-14 08:36:15|  分类: 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健康长寿是人们相互间的祝福语;活得既不健康又短命,则为人所讳忌争避。在当代社会里,这两类人都不算多。多数人的命运,都落在了“健康”和“长寿”的另外两个混搭区间内,即:健康不长寿,或者长寿不健康。两难相权,智者如小悦老师,默默地选择了前者。他宁肯要身心健康,精神强健。他深谙数理,精通文哲与人类历史,又有跌宕起伏的丰富人生阅历承载着,对于生命的底色,想必早已明辨于胸。

陈小悦教授不是我的授业导师。我的硕士学位是在北大读的。因此我自觉理想、浪漫有余,而数理、逻辑不足。于是,2000年,拟投奔清华大学水利工程出身的刘冀生教授门下,静心调理精神。博士生面试,我被分在陈小悦老师一组。他见我10年前读研时曾学过二外俄语,分数不低,于是就用英文和俄文交叉提问。英文我回答了,但俄文一句也没听明白。我学的那些俄文词也不知都躲到哪里去了,抓耳挠腮,到底一个也没抓到,于是不得不操中文以实话相告:早办了退货手续,现已两手空空如也。没想到陈教授爽朗一笑,继续面试,一点儿都没难为我。我真的好感激!

陈教授当年在西北的生产队当过会计,我当年在东北的生产队当过会计(家父)的助理。他会计没干够绕一圈又去研究会计,我则不但自己本科时读会计,儿子读本科时我帮他也选了会计。会计是经济学的一个支点,商科的一条粗腿,人生的必备知识,它既是高屋建瓴与脚踏实地之间的通道,又是训练人严谨至一丝不苟状的集训营地。男人可以不以军人为职业,但却肯定应该接受军人般的训练;同样地,男人可以不要干会计,但男人若有机会一定要接受会计训练。会计学聚焦了我们师生对人性的相似感悟,也成为我们师生间的一个结点。读博期间,我认真地听过他的课,仔细地读过他的书和论文。儿子在清华附中读高中并主持校刊时,曾追着采访前去参加校庆的陈鲁豫和陈小悦,晚上回家描述,一脸的崇拜和自豪。因此说,小悦老师对我们父子两代人都有影响。

后来,小悦教授成为我所服务的那间投资银行的独立董事。我们公司的那一届独立董事里面,似乎只有陈老师一人是中国国籍。记得在一次董事会上,我受命代表经营班子,向董事会汇报基金投资与基金管理公司的筹备进展情况,他提的问题最多,对我们的工作肯定与支持也最大。

2010年4月24日的下午,伟伦楼国际报告厅里座无虚席。清华经管学院主持的陈小悦教授追思会,在这里举行。其间,掌声和哽噎声轮现。人们一边为小悦老师的人生精彩鼓掌,一边为他的健康短寿惋惜。我周围的女教师、女学生,不断地以纸巾拭泪。在自由发言阶段,大家几乎是抢话筒发表感言。坐在我前面的德高望重的宋逢明教授,像规规矩矩的本科生一样,举了三次手才轮上他,没等到达讲台就先给老同事、老朋友行了个大礼,全场为之动容。

斯人新逝,依照传统,讲任何非颂扬的话都会显得不厚道,不合时宜。但是,小悦教授是清华的教师,同代人的标兵乃至偶像,以其背景和阅历相参照,他所取得的学术成就让人满意吗?他爱汽车吗?爱会计吗?喜欢从政吗?还是和小时候学小提琴、做乖孩子一样,和手术后硬装作生龙活虎一样,有驯服、无奈和屈从于外界评价系统的因素存在?他外表那么光彩,但又为什么会说自己活得索然无味?为什么还会有怀才不遇的感觉?如果清华一条龙都有问题了,那问题是否会追溯到我们造龙的体制上面去?他常年坚持锻炼,活蹦乱跳,却到头来健康不能长寿,这又是为什么?

也许我们会说,如果没有文革十年的“腰斩”,如果再给小悦老师20年,如果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已拥有今天这样的制造能力,也许陈小悦博士就不会改行,并会在汽车工程领域卓有建树。也许我们会确信,身体健康并不意味着生活习惯健康和不会罹患绝症,身体健康也并不就意味着心理和精神同时健康,而过度锻炼又反倒会有害于健康。最近,加拿大谢布鲁克大学进化生物学家卡鲁的研究也证明,乖巧温顺的狗平均每公斤体重消耗的热量较低,而活泼好动的狗新陈代谢的速率更高,两者对比的直接后果,就是寿命上的差异,即乖狗活得长。但无论我们怎么找理由,都难消除我们心中的遗憾,为陈老师遗憾。

我们常叮嘱自己的孩子:学好外语和数学,它们是工具,是钓竿,另外再加上强健的体魄和坚强的个性,日后定会无往而不胜。那么,这条“密咒”在小悦老师的身上应验了吗?我们探询这些,可能会对活着的人和他们的后代,更有意义。我们应该藉此怀念之机,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

一个人的选择和成就离不开环境的左右。当年邓稼先等一大批年轻人的选择,就是因为与当时的大环境相契合,所以才取得了累累硕果。小悦老师从高位弃汽车工程而去,虽明智,但毕竟令后来人扼腕。

小悦老师得亦这个制度失亦这个制度。如果我们的教育制度很早就能够包容不服从,小悦老师的“不开会、不填表”个性能够早日发挥作用,他能自主地爱其所爱,社会能尽其所能而不去制造磨难,也许小悦老师还会健康快乐地工作着。

也许小悦老师所一直从事的,都是开拓性工作,需要厚积薄发,80岁后才能见大成就。也许就如当年梁启超向清华校长举荐陈寅恪时所说的:自己虽有等身之著,亦不及陈几百字有价值。小悦老师所做的工作可能比那些摘录式或重复性的等身之作,有价值得多。

但我仍然认为小悦老师最为有价值的,还是他的传奇的人生本身。他的一生,确实得益于他对体育的爱好,对数理与外语的喜欢。他这一生,是清清爽爽的一册华章。

我以前的家与陈老师在望京的家相距不足百米,然而却始终没能踏进他的家门一步。这是我无法弥补和原谅自己的遗憾。从此以后,我定铭记:如果想念老师或朋友了,绝不找任何借口,不想任何顾忌,即约即往,以免后会无期!

高大威猛的陈小悦教授早早地走了,定格给我们的是他潇洒的一个回眸。他节约了时间节约了生命,因此在天堂里是有奖赏的。这奖赏就是虽死犹生,就是我们大家对他的无尽思念。(2010/5/10  Email: laoq7989@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