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和陈小悦有关的三张照片-彭晶莹  

2010-04-09 22:19:24|  分类: 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闻陈小悦患病的消息是在2009年春节的一次联欢会上,地点在延安食府,联欢会上有现延川县的领导来给当年的延川县插队的知青拜年,1969年1月-2009年1月,正好是40周年。会后在有着延安风情的小炕桌旁聚餐时听到:“你们跟陈小悦是一个队的吧,陈小悦生病了”消息时,问了几遍还不相信。跟杨力明、段北星证实了这个消息后,愣怔了半天。

随后在一年里,由段北星处不时转来有关陈小悦的治病的消息,陈小悦作了别人没有做过的手术,经受了别人没有经受过的痛苦,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虽然不知能不能看到,我们还是以张家河二队女生名义给陈小悦发了一封邮件,给他加油。

 

以学医的角度看,这个病是凶多吉少,可是传来的消息却是越来越”好” ,我们相信奇迹一定会发生,意志一定会战胜病魔!

 

在2010年春节我们给陈小悦发了一个短信:  

陈小悦:你好吗?自从去年春节得知你得病的消息,我们一直都很替你担心又不知如何替你分忧,近况如何?我们张家河二队全体女生向你致以节日的问候,并祝你战胜病魔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你是我们的榜样。

2010-02-14      14:53

 

陈小悦很快回复:

你们好,感谢你们的问候!祝虎年吉祥!陈小悦

2010-02-14      18:19

 

四天后我们又给陈小悦发了一个短信:

陈小悦,今天才看到你的回信非常高兴。我们女生昨天聚会人最全,大家还共同祝你恢复健康,希望有二队知青团聚的一天。

2010-02-18  12:10

 

第一封短信是我试着发的并不知道陈小悦收的到不,但是我想无论如何这一份祝福和问候一定要发送出去,让陈小悦感受到我们大家的关心,给他战胜病魔的力量。因此当我看到陈小悦的回复时,非常惊喜,惊喜陈小悦的病竟然好到可以收发短信了,那么不久就可以给他打电话了吧?所以当我回复的时候是充满了希望的,希望我们延川县关庄公社张家河二队的全体知青可以有团聚的一天。

后来才知道,就在发这个短信的第二天,陈小悦就已经在广州进行再一次的手术了,一个月后小悦走了。这个希望竟永远不能实现了。

 

陈小悦走了,留给了我们的是记忆,是认识陈小悦之后四十一年的人生轨迹,四十一年很长时间了,可是对于陈小悦来说这四十一年的积累,不是应该为了再以后的生命而做的吗?

四十一年的记忆中我只有陈小悦三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的故事(1970年)

――这张照片,是我们在陕北张家河唯一的一张男女生合影

和陈小悦有关的三张照片-彭晶莹 - qhyzd - 家在清华

 

虽然陈小悦是学校的著名的三好学生,在清华附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对于我来说他是传说中的人物,所以真正认识陈小悦还是在六九年一月,在去往陕北延安插队的火车上。当列车启动,火车站台和列车车厢里的震耳的锣鼓声、道别声、哭喊声分割成了两地,随着列车的前行,车厢里渐渐静了下来时,我们几个同班(郝秀芳、王汉生、周小璞和我,还有李小丹有事没坐这趟车)一组又加上了顾英圻、魏领地、单均献,八个高二女生,虽然听说都要有男生女生组合,可是我们又没有男生,我们就商量说没关系,八个女生一样可以应付得了。这时陈小悦找来问我们可愿意和他们组成一组。他们有六个男生以四个高三(陈小悦、丁爱迪、段北星、杨力明)和两个高二(戴星一、何国斌)组成,以前我们都不认识,我们只“认识”陈小悦。我们几个就一直在想,不要男生可不可以,直到到了关庄公社,说一定要有男生时,我们的组合就比较晚了。张家河离公社最远,当别的队都把学生领走了时,天都擦黑了,村里来人才到,把我们这八个女生六个男生领走。我们是最后离开公社场院的。这两个最晚从此将张家河与我们十四个知青连结在一起,成了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

   

第二年县里安排县照相馆来给知青照相,在村子的唯一空场上,八个女生六个男生照了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成了我们在陕北张家河唯一的一张男女生合影,记录了我们同在张家河的日日月月。

 

第二张照片的故事(1996年)

――陈小悦和杨力明去了一趟陕北回来要见大家

和陈小悦有关的三张照片-彭晶莹 - qhyzd - 家在清华

这张照片是我们大家在看录像,有:顾英圻、彭晶莹、郝秀芳、段北星、陈小悦、周小璞,应该还有王汉生,地点是郝秀芳家,时间大约是九六年吧。

 

   从陕北出来后,我们女生经常联系,但是和男生联系不多,有限的几次,但是现在想来每次聚会和陈小悦都有关系。

   记得八十年代初,我们这几个女生七七年上学的也已毕业,先学完的也工作的工作、读博的读博,都离开陕北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和男生联系不多,也是陈小悦,说大家聚聚,我们张家河二队的男女生在我家聚了一次,那次是我们陆续离开陕北后第一次聚到一起,这期间大家都经历了很多,陈小悦很详细的说到延安招工自己离开村子后的经历,七七年上清华学的是汽车系------其实不用说大家就都知道,在离开陕北村里后每个人都付出和经历的是什么,因为我们看到过并且与陈小悦一起经历过在陕北那方土地上我们积极向上不沉沦的努力。现在看到陈小悦不改的笑容,和充满自信的表情,我们都相信陈小悦在经历了十年的历练之后,今后会是如鱼得水,大展一番身手。

 

这一次说是陈小悦刚和杨力明一起去了一趟陕北回来,要见大家并要“开会”,因为要“开会”,我们就选了郝秀芳家大家聚了一次。那次虽然我们和陈小悦很久没见了可是见了面好像还是不久还在一起见过的感觉,说到什么好像就应该这样,一点不生分——

陈小悦兴冲冲的说到他和杨力明一起回了一趟陕北张家河,刚刚回来,想和我们分享他的心情也想让我们尽快看看张家河现在是什么样了。他一边放录像一边讲解——由于是他自己摄的,晃动的厉害,光线也不好——但是讲得非常详细:路上的情景,两边退后的山,汽车轮下的路,---进村后见到的谁谁,一一的进了村里所有的人家,甚至后沟很僻静处的那几家,尤其是他曾经同吃的伍家,人和摆物,添置了什么,都详细和二十多年前做着比较,一一道来,让我记忆特别深刻的是有关电灯,说是现在通电了有电灯了!有日子过的好些的谁谁家里有电视机了------摄像机带我们走进原来住过的窑洞,以及国家拨款给我们盖的我们一天都没住过的窑洞现在干什么,村里的小学校还是原来的样子,后山、脑畔山是我们记忆中最深刻的,因为它很陡,每每要担粪上山压得直不起腰,担麦子下山时滑的腿肚子发抖,陈小悦说那里现在种了果树——几年后2001年我们女生回了一次张家河,就和陈小悦描述的一样。这是后话。——最让我感动的是陈小悦给我们女生当年所住的房东大娘照了一张像片带给我们,他知道大娘当年像亲人一样照顾了我们八个女生。

    谁都看得出来,陈小悦是怀着怎样感恩的心情怀念着陕北的。他又是多么希望和我们这些人与他共同分享这份浓厚的感情。

大家眼里都是湿润的,什么呀,都二十多年了,在陕北张家河的那些日子,每每让我们魂牵梦绕的那段岁月还以为就是昨天,那在我们心里让我们永远不离不弃的那方热土,还以为来日方长---

    陈小悦,我们和你一样在心底珍藏这陕北高原,我们也因为有你和我们一起经历了这段青春岁月而骄傲。

 

之后陈小悦说大家一起吃顿饭吧,这一次我们又见识到陈小悦的超大胃,大家都吃停下后,小悦说你们都不吃了吧该我了,随后一大锅狗肉下肚---他说平时很少12点以前下班,也经常忙起来几天不怎么吃饭,可是一吃起来,还可以把几天的饭吃进去。虽然我们对他的饭量大并不陌生,可是还是听得目瞪口呆。席间陈小悦说:为张家河,干杯,我们都举起了杯子:干杯!张家河!(附另一张照片:看,有王汉生嘛!)

和陈小悦有关的三张照片-彭晶莹 - qhyzd - 家在清华

 

第三张照片的故事(1998年)

――陈小悦召集我们,说是村里来人了

和陈小悦有关的三张照片-彭晶莹 - qhyzd - 家在清华

 

大约是九八年吧,这次也是陈小悦召集我们,说是村里来人了。村里来的人,陈小悦将他们安置在清华南门附近的旅馆里,我们就在那里见到了他们。

照片上张家河的人是永清、张如宾(原二队党支部书记)、高天明(现大队党支部书记)

我们:彭晶莹、陈小悦、顾英圻、魏领地、杨力明、段北星、王汉生、周小璞、郝秀芳还有海娥,当时还有在三队插队的杨圣敏在另一张照片上。当年永清和天明还是半大小子,我们不认识,可是张如宾很熟,是当时的支部书记,记得我们那时分别到农民家入伙,我就曾在张如宾家吃饭,非常老实厚道的庄稼人,有五个娃,大儿子生粗19岁,已经结婚了生了一个娃,和他大(爸)的娃一样大。我犁地多半是生粗教我,还有另一个老汉,他们两人一高亢一低沉不同声调的吆牛声至今我还能吼两声。

这次张家河的新旧书记来到北京,是想探讨一下村里的出路,陕北土地贫瘠,由于退耕还林,年轻人离开了土地,我们的沟里又开挖了许多油井,水质也发生了变化------我们都在想如何才能帮到村里呢。事后陈小悦和我们进行了几次讨论,议定:首先一定要捐资,做点实事。其次一定要盯住落实,让实惠落在村里,最好是孩子们身上,这一定是和提高文化水平有关的项目。先是想到给小学校买课桌椅黑板类教学器材,后是决定给村里安装天线系统,由于是在陕北高原,我们的村子又地处离公路很远的边远沟里,安天线有其一定的特殊性,陈小悦极认真的和村里人商量让村里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再和我们大家商量,最后落实了这件事。陈小悦说,我现在收入除了工资还有讲学费,我多出一些,我们说,给张家河出力是我们大家的心愿一定要平等。但是陈小悦的话还是让我们感动。小悦是真心想为改变陕北出力。虽然我们离开了陕北,但是陕北却永远在我们心里。我们从那里得到的,远比我们为她的付出多。

 

41年过去,我们都能感受到在陕北的那一段日子,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三言两语怎么说得清呢,只有过来人可以体会,那是最珍贵的记忆,想起来心酸酸的。现在,陈小悦第一个离我们而去了。

 

 

                                    彭晶莹

                                                  2010-4-9

  评论这张
 
阅读(17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