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永远的思念--杨懿梅  

2010-04-19 16:36:17|  分类: 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父母给了我们生命,老师给了我们灵魂。因此中国有句古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陈老师是我的恩师,他改变了我的一生。

 

快看,这就传说中的陈老师!

                                                                    

      第一次见陈老师,是他的背影。

 

那时我上大三。一次去经管学院上课,一个同学突然像看见偶像巨星的一般,两眼放光地指着一个高大、魁梧、健硕的背影,说:“快看,这就传说中的陈老师!”

 

我的第一反应是绝对不可能,这背影矫健得像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儿,即使是在提倡“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清华,这样的身影也不多见,更何况那时的陈老师已经五十啦。同学非常不屑地说,你不懂,这就是陈老师。

 

一路上,她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陈老师的诸多奇人轶事:比如陈老师是真正的清华一条龙,自打幼儿园就是在清华上的,之后念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博士,然后在清华教书。就这一条,谁人能比?比如陈老师虽已半百,但打起篮球来,绝对是一员悍将。不仅能打,还能双手扣篮呢!比如陈老师每天只吃一顿饭,一顿饭能吃一桌席,那可是十人份的噢。比如陈老师31岁才上大学,当时读的是汽车系,成绩优异,一路念到了博士,然后突然转行搞起了金融财务。都说隔行如隔山,可陈老师不仅把金融财务学透了,还从零开始,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组建了会计系。再比如……整整一节课,没听老师讲课,光听陈老师的轶事啦。

 

那时觉得自己是碰上了陈老师的超级粉丝。后来才慢慢知道,几乎每个认识陈老师的人都是他的忠实粉丝,不分男女,不分年龄,其中也包括我自己。这不仅是因为他的诸多非凡之举,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品格和他的精神。

 

只要能学,就什么都不怕!

 

      第一次真正与陈老师见面是1997年9月16日。那一天,他收我做了他的学生;那一天,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时我刚上大四,正在犹豫是否该斗胆申请经管学院会计系的研究生。经管学院一般极少招外系的学生,即使是对于本科辅修过经管学院双学位的学生也是如此。更何况那一年申请会计系更加困难,因为那时的会计班从大一开始就是全英文教学,课程设置也完全与国际接轨。到大四的时候,几乎每个同学都考完了加拿大注册会计师和中国注册会计师。相比之下,我这个仅仅在双学位课程中修过一门会计学的“白丁”,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在此特别感谢师兄孙爱军。要不是他的指点、鼓励和帮助,我连想都不敢想,更别说试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递上了申请,没想到很快收到了通知说,会计系主任陈小悦教授要面试我,时间就定在1997年9月16日下午六点。终于要见到传说中的陈老师了,心里既紧张万分,更激动万分。

 

      那天是中秋节,不到六点的时候,整个走廊已经是一片寂静,只有陈老师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一见到陈老师,立刻被他的气场震慑住了。他面庞轮廓硬朗、目光炯炯有神、声音洪亮、气度非凡。办公桌上、地上、还有整整一面墙的书架上都堆满了书。他看看我,什么也没问,就笑着说:“你的材料我都看过了”,接着拿起我的成绩单,翻了翻,加了一句:“学语言的人,数学能学得这么好,很难得。”

 

      就这样我进了会计系,就这样我有幸成了陈老师的学生,就这样我的人生开始了全新的篇章。那年会计系研究生一共招了十一人,我是其中唯一一个来自外系的学生。

 

      多年之后,我问陈老师,当时为什么招我这个“白丁”。他说,“人最重要的不是会什么,而是能学什么。只要能学,就什么都不怕。”这也许就是他自己在四十多岁时毅然转行时的心路历程吧。

 

等电梯?还不如我蹦上三楼快呢!

 

      就在那天晚上,陈老师照例去打篮球。结果在球场上被人撞了,一条腿骨折了。

 

      原以为会有一阵看不到陈老师了,伤经动骨一百天嘛。没想到,几天之后,就在通往经管学院的路上碰到了一辆飞驰而来的自行车。骑车人一手扶把,一手拿着两个拐杖,一腿打着厚厚的石膏,一腿强有力地蹬着自行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车上的这位好汉就是陈老师。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骑车!

 

      到了院馆门口,陈老师神奇般地迅速停好车,旋即就拄着双拐,一路蹦着进了院馆。院馆一楼有电梯,但是由于电梯本身速度较慢,再加上每层都停,往往颇有一会儿才能等到。大家看见陈老师来了,纷纷让路,立刻闪出了一条通向电梯的直道。

 

      谁曾想,陈老师竟然不领情,跟大家说:“等电梯?还不如我蹦上三楼快呢!”说话间,他就在同学们万般惊诧、又有些许担心的目光中,一级一蹦、“噔噔噔”地蹦上了三楼。果然,那时电梯还没到呢。

 

真是想不佩服,都难!

 

你算是陈老师的学生吗?

 

每年1月5日陈老师的老友们和学生们都会相聚一堂,为陈老师庆祝生日。每年搓饭前的活动都不太相同,有一年就是到西郊宾馆游泳。

 

西郊宾馆的游池较小,长25米宽12米。陈老师有如水中蛟龙,那速度当然谁都赶不上的。于是陈老师提议修改比赛规则,让我们先游出一半,他再出发,看谁先到对岸。那天去游泳的学生有20多位,我们分拨车轮大战陈老师,经过多次尝试,也没有哪位能挑战成功。

 

陈老师又提议说,咱们玩潜泳吧。大家自知水平有限,一口气潜25米肯定没戏,只能寄希望于使劲努努,挑战一下12米的宽度。一行人逐个登场,除了个别同志,12米对于大家实在是遥不可及。当时还颇有一些从来没有潜过的同志,甚至连潜下去都比较费劲,比如说我吧。

 

陈老师看着直摇头,说现在学生身体素质太差了。要是他来管,清华学生必须“会游泳,能爬山”才能毕业。刚要暗自庆幸,虽然不会潜,但好歹还会游。一向严谨的陈老师立刻开始对“会游泳,能爬山”做出了准确的定义:潜泳一口气至少25米,爬香山30分钟得上鬼见愁。大家一听,登时不干了,纷纷嚷道:“陈老师,您这要求也太高了,照这么要求,谁还能毕业啊!”陈老师说:“这还放低了要求呢。要按我的标准,潜泳至少50米,爬香山,从清华西门骑车出发,上到鬼见愁,下来,再骑车回清华西门,来回一趟2小时之内。”说完,立马潜了两个来回。大家敬佩之余,更觉惭愧,因为即使按陈老师的最低标准,也没有谁能达到。于是大家纷纷相互调侃,说在场的谁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陈老师的学生。

 

毕业好几年之后,有一次碰到那天和陈老师一起游泳的一位同学。他说最近身体锻炼得不错,从香山脚下沿着台阶一路小跑,能在30分钟内爬到鬼见愁了,很是得意。问我怎样,我说终于能潜25米了。我们哈哈大笑,原来经过这么年的努力,我们俩人加在一起,才勉强按最低标准凑成一个合格的陈老师的学生。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一年多前,第一次知道陈老师生病的消息,完全不能相信。

 

满眼都是夺眶而出的泪水,眼前浮现的都是陈老师矫健的身姿、硬朗的面庞。陈老师永远是那么精力充沛、那么思维敏捷、那么目光如炬、那么举重若轻,所有困难,无论多难,在陈老师那里都不足挂齿。陈老师怎么会病了呢?

     

      无论多么不愿相信,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孙立哲发给我一张照片,拍的是从陈老师腹腔中取出的三大盆肿瘤。画面真是触目惊心!他告诉我,陈老师把这些都戏称为他怀的孩子,还说自己得病是因为一不小心得罪了阎王爷。既然得了病,就得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这就是陈老师,这就是他的英雄本色。没有什么能压倒他,没有什么能摧毁他的乐观精神、坚强意志和豁达磊落。

 

      经过去年三月二日在广州的生死一搏,陈老师奇迹般地恢复。术后才几天的功夫,他就一手推着高过他头的输液架,一条病号裤下面露着两根引流管,雄赳赳气昂昂地在病房走廊里溜达。

 

三月底陈老师回北京,虽然清瘦,但身板依然笔直,思路依然敏锐。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企图安慰陈老师,说癌症存活概率虽然小,但概率的大小就单个人来说,没有太大意义,因为要么是零,要么是一。陈老师身体底子这么好,肯定会是一,战胜癌症的那种。没想到,陈老师立刻说,这样想不对,因为没有考虑时间轴。如果把时间轴考虑进去,就会发现随着时间,存活率下降的是很快的,能活半年一年的人就已经很少了。一时间,大家无语,惊叹于陈老师的思维缜密、思路敏捷,更惊叹于他面对死亡的那份坦然、那份谈定。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四月,陈老师的肿瘤开始变小;五月,陈老师在深圳休养,照片上的他依然清瘦,但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极好;六月,陈老师的肿瘤基本被抑制住了,身体状况更加好了,一次能做七十个俯卧撑;七月,陈老师在云南勐海休养,居然赤膊上阵,亲自搬箱子,照片上的他正抬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健硕有型的肌肉和清晰可见的手术创口相映成趣;八月,陈老师已经开始打篮球了;九月,陈老师在讲台上度过了教师节,课后竟然爬了香山。难以想象!

 

      就在大家为陈老师的奇迹康复欢欣雀跃的时候,残酷的现实再次袭来。十一月检查时发现,陈老师的肿瘤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正在迅速增大。二月二十二日,陈老师再次做手术,从腹中又取出了十几斤的肿瘤。但这次术后,肿瘤疯长,情况急转直下。

 

三月十九日夜,收到陈老师病逝的短信。看着短信,泪流满面,从此天人永隔矣!

 

我总在想,其实陈老师没有离开我们,他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人的思念里。他的音容笑貌、他的高风亮节、他的乐观精神、他的坚强意志永存我心,永远不朽。

 

陈老师,能成为您的学生是我一生的骄傲。您就是茫茫苍穹中最明亮的那颗星星,永远指引我们不畏艰险、勇敢向前!

                                                                                       杨懿梅

                                                                                      会计系98级研究生

                                                                                     2010年4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