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他在陕北黄土地的沉思-段北星  

2010-04-11 19:0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十九日夜,不知为什么就是睡不着。二十日清晨,今年春天最大的沙尘暴笼罩了京城。中午,我都不明白怎么就想起来要上网,最新的邮件是夏宇继上午11:37从日本发来的:“沉痛悼念陈小悦,他朝气勃勃的形象永远活在大家心中”。尽管早就有思想准备,瞬间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草拟短信发送诸友:“昨夜无故不眠,今晨沙尘满天,获闻小悦辞去,无泪无语无言”。最先回信的是一起在陕北插队的女同胞,她们问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能做什么?我回答说,可能是昨天午夜,大概是在广州,我们所能做的是思念、怀念和眷念。魏领地回复:“小悦离去我很想哭,她们和我一样,也许我们在黄土高原本是一家,家人离去……何时有什么活动告诉我们,活着的人多多找机会在一起,哪怕只是看上一眼……”。而后回信的是远在深圳的景小东,他送行的挽联为:“五十年前初相识,方知人外有人,小东原来比不过小悦。五百年后再相逢,应是天外有天,大智或已浑同于大悲。上下款:悼陈君小悦,老同学景小东敬挽”。他在短信中还说“恐此联不合时宜,因时间紧迫,已发往广州了,故友人天已隔,千古茫然,喜与不喜,非吾之明所能逆睹也”。我知其已入佛门,三十四年前在天安门广场,愤笔疾书、铮铮铁骨、一腔柔情,因悼念周总理而锒铛入狱。同辈人,除了小悦,他服过谁?!遂回短信:“挽联是你送给小悦的,他懂、你懂、我们懂,足矣”。再后是收到吴昕从美国发来的邮件,他和小悦从清华附小就在一起,直到高中毕业,是发小。他一不用英文,二不打汉字,而是用钢笔手书。那悲哀、苍劲的笔迹谁都能看出是心在流血……

    三月二十三日,张少波从广州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小悦病危时,他和佟凯旋去医院看过小悦,小悦拉着他们的手说:“这一关我可能过不去了……”还告诉遗体告别那天的情况,有一百多人,清华大学、国家会计学院、财政部都派人参加了。送的花圈很多,来不及详细看(后来有同学告诉我,有朱镕基总理送的花圈),他俩用清华附中预641班、预642班和高634班的名义敬献了花圈。少波问我,小悦为什么得这个病?是不是累的?为什么不在北京治?现在他会上天堂吗?我无言以对。

    三月二十五日,附中预641班和预642班的部分同学(26人)在北京东直门内的两岸一家餐厅聚会,这是半个月以前就安排确定的。五十年前,当时的教育部长蒋南翔和清华附中校长万邦儒为了大学和中学的教育衔接,在清华附中进行一次教育改革,设立了清华附中预科班,在教学思想、教学方法、教学内容都有改革和创新。尤其注重能力和个性的培养。小悦则是清华附中教学改革中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典型和标兵。由于文革,这次改革无果而终。但清华附中和预科班的全部同学却在社会生活和后面的人生实践着两位教育家的理想。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取决于教育。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草野村民,都是教育的产品。如果附中和预科的教革成功了、推广了,时下的教育就不会今天这般光景。仅就对中学生活的感受,我们和今天的中学生比,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正因为小悦是我们这一代人,是清华附中,是附中预科的领军人物,小悦走了,这一代人开始结束了,虽然我们还活着。我们的第一杯酒是献给小悦的,我们都知道他有酒量。我们怀念他,也是在怀念我们自已。就象话剧茶倌的几位老人在结束时所做的那样。

    三月二十六日,杨力明和解重庆电话告诉我,小悦的追思会定在四月二十四日举行,请同学们着手写纪念文章。我突然觉得我是应该写点什么了。只有我和我们才能把小悦在陕北延川县关庄公社张家河二队插队时朝气勃勃的行为和形象告诉那些永远爱着他、想念着他的人

     我们和小悦同在清华附中,陈小悦是附中德智体的标兵,我和他差得太远,是神和人的差距。我们的交往是在从北京去延安插队的火车上开始的。我当时不知道,过了很久才知道,他是去黑龙江军垦,被拒绝才踏上去陕北的火车。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少提及此事。一心要报效国家、为人民建功立业的热血儿郎,无非是因为出身,连去黑龙江军垦兵团的资格都没有。去了还被退回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和悲哀,他能不思索吗?在火车上他镇定自若,谈笑风生。他象海燕一样,又一次地扑向了社会、扑向了暴风雨,义无反顾。六九年一月十九号,经过六天的行程我们到达我们至今还梦牵魄绕的陕北农村。陕北的冬天很冷,冰天雪地,料峭春寒,我们走在除了我们再没有任何人的山坳里,不朝阳的地方是白皑皑的积雪,河沟结着冰,两边的山崖上只有黄色,天空也是阴沉的。小悦和我们一起唱歌,唱的是“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命运召唤我奔向远方,奔向远方……”唱得是“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无论前面是什么,小悦和我们都忠诚自己的命运,忠诚自己的身驱,忠诚自己的思想。陕北黄土高原,那种纯朴、那种悲凉、那种厚重深深地植入小悦的性格中。我们就是这样接受命运的挑战,开始在陕北的插队生活。小悦不惧怕艰苦,热爱劳动。陕北农村的活很累。起初我们没有柴禾烧,要去十几里的山里刨树根,砍荆棘,当女同学沿着解放鞋的足迹找到我们的时候,热汤都快结冰了。春天的时候往山上送粪,担着几十斤的粪筐,要走几里路,还要上山,里面的衣服全湿透了。倒下粪,风一吹,瞬间全身冰凉。要在羊圈里起粪,那个味和汗水交织到一起。还有开荒、锄草、收谷子等等、等等。干这些活,小悦是首当其冲的,他一米八几的个子,绝对是队里的壮劳力,干了一辈子的村民没有敢在干活时和他叫板的,每次队里评分的时候,他都是满分(十分)。也许正是这种简单的、绝体力的劳动训练了他和我们的思维方式、工作方法。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唯实,从不寻找捷径。

小悦是热爱人民的,尤其热爱劳动人民。我们所在的那个队主要是三大姓,还有几户是从榆林、佳县那边逃难到村里落户的,最穷,一家人的衣服还没有我们知青一箱子里的东西多。我们一度分灶的时候,小悦挑选去吃饭的是一户最穷的人家,好象姓武。从佳县逃难过来的。大约是九八年,小悦和力明回陕北,老乡已去世了,小悦特意上山,到老人的坟前鞠躬、烧香,有录像为证。

小悦是热爱学习的,这无须多说了。去陕北插队,我们带了几箱子书,黑格尔的、费尔巴哈的、什么书都有。短短的两年,白天干活,夜晚读书。这些书都读遍了。他后耒的博学源于他的勤奋。

小悦是热爱生活的,行四十里的山路去赶集,赶着骡子去公社拉粮,到大坝后的水库游泳,去延安送女同学看病,等等等等。但凡一切新鲜事,他都要头一个去做,而且做的是那样地认真。

小悦是宽以待人的,有大哥风范。和他相处,我们从未见过他批评谁,指责过谁。他只陈述他自已的观点,从不强迫别人接受。去年五月,我们一起插队的九个人相聚、相知、相容、极为融洽。小悦动手术,在外地休养,未能光临。我们都非常的想念他。再早一次的二队知青聚合要追溯到十年以前了。有位队里的老乡来北京。我们都去看他,在清华园外的饭馆里吃的饭。这些都历历在目,好象昨天发生的一样。

小悦是肯思索的,这是他毕生的习惯。在陕北高原,在黄土地里,在窑洞里,在读书时他想了多少,不得而知。夏天的夜晚,我们下过一盘围棋,打过一轮桥牌,去窑洞外撒泡尿准备睡觉。仰望高原上满天的星斗,那种惆怅,那种对未来的想往,影响着我们的一生。一九七零年夏天,他在三门峡水库的大坝上给我写过一封信,大意是说环境的力量远远大于人的天性。这些富有哲理的话永远的让人铭记。留给我最深的印记不是他俯身过杆,也不是在课堂上侃侃而谈,而是在陕北插队时,在黄土地上沉思的塑像,他从这里走向了新的征程。

                                  段北星  2010-4-10   

  评论这张
 
阅读(9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