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忆小悦 --郑清诒  

2010-03-25 14:10:59|  分类: 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小悦同学去世,我写了一小段东西表达我的哀思。

 

谢谢石宏敏同学代表我们清华园子弟给陈小悦写的挽联。写得很好,表达了我们对陈小悦的哀思和敬重。

陈小悦高我一年级,所以自小接触并不多。但断断续续的接触一直存在。幼儿园时候,每天跟他及新林院和临近的数学所的同学一起走去幼儿园上学。回来一起排队回家。小学以后,陈小悦同学逐渐显出其全面发展,过人的才华和能力。

中学以后,我去了北大附中。那些年跟陈小悦接触少了。但从其他同学那儿听到很多陈小悦在清华附中显现出的惊人才华、能力和能量。正如挽联中写的“萦萦英气在,永为吾辈雄。”从而成为我学习、工作的努力方向和做人的表率。虽无可能做到他那般出色,但以陈小悦为目标的努力,一刻也不曾中止过。与人言谈交流之中,凡谈及清华子弟出类拔萃者,必自豪提到陈小悦是我的发小。

文革中成为逍遥派,跟陈小悦、孙立哲、常振明等一起学围棋,成为我和陈小悦接触较多的一段时间。

而最让我难忘的一段时间,是文革后,我考入清华研究生,最后留校的一段时间。到84、85年,新生数量急剧增加。新留校的教师,必须承担班主任或辅导员角色。和我接近的同学了解我,我极不善于做人的工作。而刚留校,对周围一切不熟悉。接触的大学新生,其思想和文化与咱们这些人又非常不同。在不知所措,又找不到可以倾心交谈的人的时候,我一下便想到陈小悦。于是我冒昧地去他系里找他。陈小悦是忙人,但对我的求助却非常痛快。扔下手里工作,跟我一聊就是两个小时。以后我又好几次打搅他。

而最后一次搅扰他的情景,还记得非常清楚。我向他请教的是,一些在省市里是状元的学生,考入清华后,相对成绩跟不上,痛苦不堪,如何处理。陈小悦当时看起来颇有空闲时间,却对我说,给他时间考虑这个问题。我还以为他正忙于其他事情。没想到他两天后主动找我,认真有条理地给我分析了许久。提出建议和具体工作方法。从谈话内容,我知道他是做了准备的。至今我依然记得他的声音和话“……这些话你得说。他们虽然都不是小孩,你的话不说他们可能也明白那道理。可说了还是管用,跟不说肯定不一样……”

再见了,陈小悦,我学习的榜样和努力目标,我们清华子弟的骄傲。

郑清诒

2010-3-24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