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悼 小悦--李志文 2010-3-20 杭州  

2010-03-24 08:1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起来是个外向的人,在大庭广众之间,滔滔不绝,认得的人成千上万,散布整个地球。当我还是初出茅庐的小教授,满口荒腔走调的英文,就在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各类派对上,拿杯香槟穿梭人群,比那些诺贝尔大师们还来得潇洒自如。我用五音不全的腔调,在百人讲堂上笑语如珠,一个口语不清的大舌头,也能在世界上最竞争的舞台上拿到教学奖。好长的一段时间,连我都把自己归类为皮厚外向性。

慢慢的随着年月的消失,沿着人生的足迹,我发现,我是把感情埋在内心深处的人。我深爱我的父亲,一个清廉正直、落魄穷困的国民党陆军上校,我一辈子没有牵过他的手,没有说过一句爱,眼光没有过交集。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是师大附中与台湾大学的同班同学,阿照。我的大儿子用了他的英文名,Spencer。他的大儿子,镶了我的中文名,斌。我们每年开车千里去看对方。见到了,也就是默默的坐在阳台看落日。

我最敬爱的老师是邢慕寰院士,读大学调皮捣蛋的时候,领头带了一群同学到他家要求停课,方便全班同学为商学系进入全校篮球锦标赛加油,被他臭骂一顿,我嬉皮笑脸,不受一点影响。但是,后来学术有了一点成就,我反而羞于见他。我好想告诉他,我一生受他多大的影响,就是说不出口。在沃顿的一个夏天,突然来了勇气,写了一篇对邢老师的感言,居然压在桌底25年,这几天才在学生东阳的诱导下,放在网上。

小悦是我在中国大陆最好的朋友。当然他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在他背后,我倒跟我的学生陈晓、肖星,叹口气提过,叹口气是怜惜他的才气。我跟他与跟阿照一样,谈公事,口沫横飞,滔滔不绝,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不多,公事之外,相对无言。有一次,他在望京社区配了一栋新房,带我去看看,偌大的一个房子,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想谈公事,也就是默默的坐着,看着窗外的满城灯火。

我第一次见到小悦,是1992年晚秋,我到清华大学为经管学院做一场公开演讲。他刚从加拿大回来,为清华创办了金融系。演讲完毕,他负责送我回甲所,那时候清华还没有会计系,会计与金融算是学术里的亲兄弟,他这个金融系主任就被派上这个礼仪活。

那时候,清华经管学院没有几个人受过经济学或管理学的训练(可能没有一个人),也没有几个人能说几句英文。在走回甲所的路上,我发现,他能说英文,而且说得挺好,又发现,他对现代商学还有深度的认识,再发现,他很有世界观,对商学前沿有感性认识。就这么说说、发现,谈谈、再发现,我们居然绕着甲所走了一个晚上,躺倒床上,已近午夜。我两可真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多年后才了解,以小悦的才气,谁见到他都是相见恨晚。

我的前言就提到,我是在公开场合“人来疯”,私下场合寡言语的人,小悦是我一生中,少有谈得如此投机的人物。我们结交将近二十年,谈起公事,他一张嘴,我就能猜到七成,相知相惜,相见恨晚。

那一个晚上的畅谈,也奠定了他在参与创办清华金融系后,又在我的协助下领头创班清华会计系的基础,及在朱镕基总理的托付下,协助梁友能校长创办国家会计学校的前缘。也是由于他与我的交情,我才有机会参与中国改革开放后最重要的结构性建设:资本市场。也才有机会传播我的看法:
“没有会计的基础建设,就没有一个有效率的股票市场。”国家会计学院的成立,是这个思维影响了中国的发展策略。我没有小悦,我的思维是无用武之地的。小悦没有我,可以照样干的轰轰烈烈。

我在1993年,就安排我的学生Tony (沈朝卿)
帮助小悦筹备清华会计系,用英文开会计学,成为清华经管第一个外劳(外地劳工)。1995年,小悦到美国新奥良来看我,我邀他住我的家,但是他坚持住在我的学生陈晓的家里,做陈晓的工作,鼓励他回清华来教书。做为一个博士生,陈晓的住处,又小又窄,
我给陈晓的那张老沙发,只够装三分之二个小悦。他的苦肉计也真产生了效果,陈晓一毕业,二话不说,就打包回国。那时后的清华,可给不了什么待遇与政策,牵引陈晓的也只有小悦的那一颗心。

也在这次访问,我真正的看到了他惊人的体格与食量。我们家通常买西瓜,只买半个,吃上一个礼拜。小悦来吃晚饭,静芝端出四分之一个西瓜,有客人嘛,总要剩点,否则客人吃不饱,没想到,小悦吃完后还要,我与静芝各吃一小片,他这家伙,吃下整个大西瓜。我们才知道,他昨天晚上饿个半死,昨天晚上没有剩饭剩菜,他老兄要无可要!

谈到小悦的才气,我的妻子静芝心有余惧。静芝可不是傻媳妇,台北一女中(台湾最好中学,超过男生第一的建国中学),台湾大学及杜兰大学毕业。1999年,我辞去香港科技大学的教职,全家转到清华大学。孩子在清华附小念书,静芝想做点事,贡献点剩余劳动力。那时候,小悦在大张旗鼓的筹备国家会计学院,及一些附带的相关产业。静芝去帮忙。一个月后,轻悄悄的回来了。问说怎么不干了,静芝说,小悦手下,强兵悍将一群,往来如风,做事如电,她根本插不下手。小悦的明快、强势,在清华是有名的,他是将相之才。他的事业,对一般人来说,已经是轰轰烈烈,但我知道,他过的是怀才不遇的一生。也只有这句话,会让他紧紧的抱着我说:“李教授,你是我真正的知己。”

呜呼!天妒小悦,痛乎斯人!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