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在清华

绵绵手足情,同沐清华风

 
 
 

日志

 
 

少年挚友小悦离去有感 吴昕  

2010-03-23 14:17:40|  分类: 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2010年三月二十日,小悦在一年多痛苦顽强的与肠(癌)的搏斗之后与世长辞。噩耗先从宇继自日本传来,心中一直不能平静,小悦不仅是一个社会闻名的人物,更是我的少年挚友,太多的儿时往事不能不时浮现眼前,难以释怀,只想写出来以平息一下我的心境,也是给老同学的一点宽慰和纪念。以下是一些儿时的回忆片段。

我是57年从上海移居清华叔家,进了清华附小,一下子小悦,钟虎和我就成了三个最初的最近的朋友,甚至很有点结拜兄弟的味道,其原因可能是当时我们有些共同的兴趣:到香山和西山爬山,找“自然铜”和天然水晶,喜爱体育(可惜我的这一兴趣居然失掉了),尽管在小悦的带动下还练了二年跳高,还一起加入了二个阶段课外小组,当时有清华的大学生下来组了一次航模,舰模小组和一次天文小组,我们后来了一个马老师是小学生时少有的男老师,一米八以上身高,是清华教工男篮的,在男生中极有威信,几乎每天都组织我们课后打球,越野跑、单腿跳上一个大坡(附小体育场四周当时全是荒草地)。当时小孩子总是以不同的活动形成许多不同的组合,如学习小组有美怡,张克澄,后来高北刚,石宏敏,大队委打乒乓,小悦,北刚,张宇等。我们还常参加大学的许多活动,海淀吴运铎少年之家的活动,忙的不得了。在这中间,小悦的出色的体育表现和热爱科学的特点已明显的形成。

初中我们一起进入了清华附中,成了附中“三级跳”的第一级跳,我们当时有不少走校生,是真正的走路上学的学生,那些年我们还没条件骑车,也就是说我们每天花不少时间一起上下学,说话的时间就很多,小悦和徐经熊是最能聊的二人,话题最多的是参政消息的新闻,在那些信息不发达和封闭的年代,小报上的新闻在几天之内总会被交流一遍,再一个话题就是历史故事,小悦可谓通今博古,范文澜的中国通史,周一良的世界近史及一些古典小说,他很早就读了,他的广博学识绝非一日之功,也非十年寒窗之功,而是必生的功力。

我们当时从公寓区到西大操场附中的临时校舍,为了走捷径就要走过一根100厘米左右的直径钢管,横架在西门内的小河上,约10-15米长,在我记忆里只有小悦和我没落过水。当时经济困难,我们曾常到荒岛上打“瓜子茶”吃,到圆明园摘(?)枣,也有快活的在荷花地捉“老籽”(大蜻蜓),摘莲籽的好时候。

附中建主楼,吴承露老师(我们称吴大帅)做主楼门沿前的浮雕,记不清小悦是否是模特儿之一(也有可能那年夏天他去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大连?)集训比赛,大概是方便之故,石宏敏,张颖,我和北刚都曾去比划做过样子,石宏敏特征最明显,现在还能在浮雕上找到。

小悦敏而好学,许多人只看到他聪敏的一面,而刻苦学习一面可能蔽盖了,在我接触过的人中,他是最刻苦的一人,在学习方面他的刻苦比他在体育训练更有过之不及,学俄语我们都要花许多时间泛读原作小说和科技读物,我们没有人比得过小悦,高一时已读过许多,如:“高加索的俘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十几本,数理化更不多说,小悦的作文,语文一直很好,是他思想成熟早的表现之一,他有一个非常令人羡慕的家庭,父亲陈梁生对孩子从来是那么和蔼可亲,有几次我在他家讨论功课,他居然主动过来问我们的问题,还从头到尾推导了一道大题目,这样的父亲很少见,以他水利系的力学教学功底,把问题深入浅出讲得一清二楚,我至今印象深刻难忘,小悦母亲高恬惠老师也给了小悦很多文学方面的陶冶,他的作文常被评为范文,他平时的刻苦和良好学习方法,计划性和有全局性的时间安排使他在人看来是“大考大玩,小考小玩”的优秀生,与我的“临阵磨捻,不亮也光”大不相同,但他的玩是建立在刻苦之上的,我不能称作个懒人,但自惭不及许多。

附中成立预科后,小悦越来越作为德智体全优的全校典范,有目共睹无需多说,这里我感到重要的一项是他的广泛的社会活动是造成他之后成为社会人物的原因之一,如果没有附中的“阶级路线”和文革的“出身背景”的压抑,小悦的社会才智定会比他的业务上的才智更放光彩,文革中他没有机会表现,但他对社会政治局势的深刻分析看法绝非一般,有一次黄海听了一次聊天后感慨万分,文革后小悦是恢复高考后才回到清华的,谈到机械汽车事业,但他是一定会要在社会大潮中大显身手的,这就是后来的中国经济大潮,像他这样的才干,如果(赶)上点子,早个几年进去国家决策层或是晚个十几年在经济界,学术界作个像世行林(毅)夫似的人物是毫无困难的。小悦在清华学府能做到如此,已经了不起,但赶上点的话,也许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他从小就注定了会是个社会人物,是会鲲鹏展翅的。

离开附中后,我们的联系很少,在我到青海期间曾去延川找过他一次(他已在一无线电厂工作),后来回北京之后也只见过有限的几次,在我出国多年后有一次我哥哥的儿子听说我有这个老同学在清华当学生会主席又是体育代表队的,自己从上海跑到清华找到小悦,想以1.9米以上的身高以打篮球和跳高的特长特招到清华Under prog,对这一没头没脑的拜访,小悦给予了很好的接待,我是多年之后才知此事,可见小悦还是看重老交情的。

对小悦的个人特质方面有一点是我不很了解的,以他的出类拔萃,对他有爱慕之心的不在少数,从小学到中学的这些年中,从未感到过他对任何女孩有任何异样流露,这是否是一种当时“胸有大志”的错误表现?以他成长环境的和睦,和他对妹妹,弟弟的爱护,相信他处理好任何复杂情况的能力及生前生后的安排。望小悦亲属家人节哀善后。

还有一点与老同学们共勉:在我们刻苦追求的同时切忌注意科学养身,小悦手术后的体能训练是一种精神的体现,但有必要吗?不了解情况瞎说而已,人到暮年仍就是人生的一段黄金时代,常常以从头来的心境处理事情定会过得有意义,比如韶群在近60的年纪上走上了全新的职业,很了不起。

多年不写字了,中文英文都成问题,借此机会也是恢复一下,总是提笔忘字,时值我的spring break 虽然就仍就是一大堆的“due”,为老同学辞行不能不说几句,以寄托哀思!

小悦安息!

                                                    昕3/21/2010于Michigan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